新闻中心

文化北京 底蕴地产

来源:  时间:2005-7-19 12:34:42

  如火六月的北京之行,带着对京城文化地产的仰慕之情,走访了北京近期知名的楼盘,细细品味了京派地产的大气文化与多重风格,惊叹于思想与地产建筑符号的完美融合。

  中国门文化的先锋之作:CHAIRMAN朱雀门

  朱雀门的前世今生:
  “朱雀门”的发展商——北京诚通地产在“耕天下”之后,希望能够继续以“京韵特质豪宅”领军高端市场。又为再续地缘关系,定名为“朱雀门”。和谐的中国灰、厚重的方砖、坡式大屋顶、凹凸外立面、条窗式设计以及“九宫格”式园景与柱阵式竹林,端庄典雅、细致灵动,极具东方神韵。
  朱雀门的文化缘起:
  《史记》中记载:“东宫苍龙,南方朱鸟,西宫咸池,北宫玄武”。我对“朱雀门”这个词怀有莫名的好感,为此还查阅了它的典故。在中国传统研究居住堪舆学说中,朱雀门是一个方位词,指代正南朝向。在古代皇家都城结构形式中,朱雀门即皇城正南门。出于职业敏感,领悟到了项目策划者赋予项目的含义:在对历史文化的回溯中,挖掘地脉附加值;在组合建筑元素过程中,实现历史与现代的对话。
  案名的厚重程度取决于在时间面前的稳定性,而达到时间上的稳定性则对自身立足位置不无苛求。不偏不倚、不温不火、坚若磐石、稳如泰山。“朱雀门”案名的文化韵味与历史渊源,体现了北派地产营销的一大特色。
  朱雀门的地缘文化:
  对“地脉价值”的深度挖掘,是“朱雀门”成功的核心。
  系列创意之《围合篇》,强调一座城市、一个小区的亲近感、归属感与差异性,以及尊重当地文化传统的家园意识。而《朱雀门篇》,则基于门礼文化,传承凝重的“礼仪感”,以吸引人们感受“神行合一”的地缘魅力。对“中国门文化”的价值研究与精神再造,通过大型专业展览,让更多关心中国传统文化的精英人士享受到文化居所的人文关怀。
  朱雀门的礼仪文化:
  “朱雀门”项目的核心利益诉求即“礼仪”之居、涵养之所。系列创意以“新儒家文化精神的外在表现”为创意原点,表达了目标客群“对仁义的态度与信念所表现出的行为方式”。
系列创意之《立世篇》,将“礼”的意义升华到商务活动、集体活动、家庭生活中,要求“达,亦独善其身”;《家族篇》,将“礼”做为维系家庭“情感文化记忆”的代言物;《博弈篇》,重塑了“礼”的文化价值渊源。
  “朱雀门”以“中国门文化”的当代演绎,承启时代“礼居”风尚内涵,在名盘鼎立、高手云集的京城地产江湖,再续“耕天下”文化创新精神。
  朱雀门的文化和声:
  北京宣武区太平街8号,北京先农坛公园西侧,一扇朱红大门紧闭。坛墙外,是一座采用仿古旧城砖建筑的“古城池”。
  其实,这是一个面积达2000平方米、空间层高十数米、由旧厂房改建成的“朱雀门”销售中心。高旷的大尺度空间里,朱红的钢架结构与极具人文感的中国灰合奏出一曲很北京、很中国的历史咏叹。“朱雀门”社区营造的人文氛围与样板房的别样情调,更像一首和谐的诗歌。历史和现实在“朱雀门”默默无声地对话交流,没有对抗,没有剑拔弩张,一团和气,生意盎然。
  “朱雀门”由具全球影响力的室内设计大师梁志天先生主持设计,由历史永恒感引发对建筑立面表情的思考,用现代建筑材料绘制层层叠落的城墙效果,并将更多设计元素融入极尽奢华的装饰中,营造出王公贵族般高品质、高品位的现代生活。
  “朱雀门”系列宣传物料的包装调性,由纯净的中国红贯穿始终。现场视觉包装及围档也同样沿用红色系列,朱红门、紫铜钉、苍古树、老工厂,整个感觉是红、灰、黑的交响,体现出一脉相承的深邃、沉稳,大气的秩序感、雕塑感、安定感。
  朱雀门,从古时皇朝的御耕自留地,到当代士大夫的礼仪府院,在传统之上,回归生活之中。

中国院文化的原创之路:运河岸上的院子

  2004年,中国院子年。北京“运河岸上的院子”应运而生,标定了北京豪宅别墅格局的中式高度。
  从“中国意象”到“大象Big Scape·运河岸上的院子”再到“运河岸上的院子”,项目案名几经更改。大音稀声,大象无形。院子,带给人陈酿般的记忆和无限的亲和力,在一瞬间让我感觉到自己和一个建筑的心灵零距离。院子,使中国人的居住理想不但有了中国的“形”,也有了现代的“神”。一个懂得中国生活哲学的院子,同时又很特立独行,把中国特有的审美观和现代生活价值观相融合。
  中国式造院意象
  大师们的院子们。“运河岸上的院子”由多位当代国际建筑设计师与艺术家代表统集于此[艾未未、王永刚、龚书章、张永和、松原弘典(日本)、莫玮玮(新加坡)、杨经文(马来西亚)],在建筑空间、立面、色彩、园林景观等环节直接参与设计。从单纯的炫耀商品回归到适宜人居住的“家”的功能,回归人的真实本我,设计手法也从盲目西洋化回归到现代本土化。
  具有国际化特征的208幢中国宅院,包括“1+8 BOX”多主题会馆、十二大宅、十二连院、中心会所、园林、规划、单体设计等,代表着深厚的中国建筑文化,完成了国际化的中国居住方式和理想。比如:张永和的一号院,吸纳东方建筑精髓,强调庭院的感觉,凸现民族生活概念;龚书章的二号院,呈现连环扣形态,空间和空间没有界限,而环境和内部互动;艾未未的三号院,追求产品真实的涵义,运用逻辑的空间关系,诉求建筑传颂的生活力量;莫玮玮的四号院,把传统融入现代,力求使院落的空间规整、开阔;还有院五、院六……院十二,统称为十二院·宅。
    从建筑细节出发,把局部建筑空间的细节布置作为每一个有生活价值的点,整体空间的形式里蕴涵着细节的连动和补充。混凝土砌块砖的外立面呈灰色调,宁静且富有质感,与北京的传统灰、国际流行的高级灰不谋而合,既具中国内涵,又具时尚感。以实墙围合的院落,给予主人更多的心理安全感,充分尊重了中国人的居住习惯。边界与庭院内平台、乔木、地面精心设置出层次感和符合视觉的审美体系。可欣赏到河景的园林,与森林带又成对景,使庭院成为视线的焦点与落点。庭院利用率较高,无效空间少,将生活的范围和足迹从室内拓展到庭院内。居住环境更加开放流通,人与自然更接近。室内与庭院空间交融,同时富于隐蔽性。
  盒子间的文化张力
  “1+8 BOX”主题展示场所就是九个很酷的大铁皮盒子,给受众以积极而富于感染力的联想。在开盘的时候,“1+8 BOX”多主题会馆仍然保持了铁皮盒子的原生气质和面目,成为人们瞩目的焦点之一。
  概念·样板·家
  概念是给热衷生活艺术的人准备的。走在“运河岸上的院子”的概念样板间“智趣”、“作为家的房子”、“欲望”、“通庭宅”里,不同角度切换的生活场景,挖掘出一个家庭在固定生活场所里的亲近和凝聚。设计师巧妙地营造出一种归属感:能鉴赏院子的人当然要住在特别的院子里。不同建筑大师依据不同概念设计的样板间的共通点是,大师们都已突破纯粹的空间概念,力图超越各种社会潮流,积极寻找空间和人的有机关系。
  张永和作品——多极的“智趣”,将“物体和基底的智趣”、“局部和整体的智趣”、“时间和空间的智趣”等有机关系与空间愉悦度相连;艾未未作品——有趣、大胆的“作为家的房子”,为“家”坚守一份尊重、独立与和谐;王永刚作品——模糊的“欲望间”,视空间为开放、连贯、通透、穿越的模糊体;松原弘典作品——流动、纯净的“通庭宅”,强调连续流动的纯净空间质感。
  东方院居 中国院景
  专家认为“运河岸上的院子”能够结合周边的自然环境、地理条件,根植民族文化又不拘泥于传统俗套,提倡建筑创新又紧密结合现代生活,所以授予其“最佳建筑艺术奖”,以表彰和提倡这种基于传统的原创精神。
  “运河岸上的院子”的市场传播系统非常讲究与精致。系列楼书厚重而做工考究,用材、规格均大气不凡,很具收藏价值。中外知名模特联袂演绎“当代中国院生活”,体现时尚工业大制作的感觉,并携手国内精英男性杂志,共同释放精英风尚生活魅力。其产品空间宣传物料用墨绿色大封套将正反两面单片轻轻收入囊内,墨绿色系与沉稳的金色传达出内敛不凡的气质。其封套插口处用古典白描手法将云与水契合得完美无缝,囊内每张单片正反面都用同样图形加以点缀,达到画龙点睛之效。配合系列平面广告,营造出简约、中式的现代院子风格,返朴归真,平和大气。

中国府文化的纯正血统:Naga上院

  Naga,古代印度的水神,祥瑞之照。
  在东直门我伫足停下,因为这几扇大致有三米高的木门可以扭转360度,初以为这是哪户显贵人家的院落。进门后映入眼帘的是古色古香的四合院落,几棵葱翠的树木遮挡下,边角若隐若现。安静的院落里只听见吱吱的声响,原来是脚下木板发出,低头才发现木板空隙处居然有水影晃动。进入这外中内西的古宅,仿佛置身于贵府之中,泛着微黄轻柔光晕的灯笼似乎诉说着一个个皇家故事。经过窄窄的走廊好象进入了另一番天地,诺大的项目模型安置在宽敞的售楼处中心位置,旁边是卡座样的洽谈区,不经意抬头才发现宽敞是来自于层高五米多的墙面,及明亮的玻璃窗。样板区的外立面是德国原装进口的材料,注重细节与精致,彰显建筑本身的考究。
  君子大隐之境
  “Naga上院”位处的皇城所在地的四合院(即罗家大院),据说是康有为次女——中国第一位留美女学生康同璧的故居。透过保留完好的院落,依稀可感一份低调与坚持。
  “Naga上院”的景观更具优势,紧邻东城区罕有的水景公园——南馆公园,这是令其他豪宅称羡处。另外,项目出于对历史文脉的尊重,注意与现代元素结合的理念,保留修缮了基地上原有的一座四合院,增添了项目厚重的文化底蕴。内部景观的设计精致但不单调,繁复却不重复,完全达到每户观景的均好性,成为“新派豪宅”的独特亮点。
  巨匠营大器
  “Naga上院”仅有99席,开发商坚持在稀有地块上做精品,抱着“为一群好朋友找一群好邻居”的理念盖房子,礼聘意、马、港、台国际名师倾力合营。从开发伊始,“Naga上院”就遵循“有机更新建筑群落,尊重中国城市文脉”的理念,以后现代东方建筑语汇、东方庭院美学为体,西式极简境界为用,中西和谐。
  物业自治乌托邦
  单价在2000美元左右的“Naga上院”豪宅项目,用独特的“业主筑屋”概念,实施“业主=物业公司股东”的新型物业管理模式。从市场中选择符合本项目的业主代表、行业专家,共同参与开发过程中材料、设备、建材及施工质量的监督和管理,保证其能制作真正符合人性的建筑。
惊艳之门,超越古今
  或许感到纯粹古典和现代风格的结合不尽完美,开发商高薪聘请了香港设计大师陈幼坚先生担纲“Naga上院”四合院会所整体设计。陈幼坚大师素来主张“东情西韵”,原创方案一经亮相,举座皆为惊艳。陈先生在游走敦煌时,从佛学中得到启示,“从神圣佛像的形体逐渐演化成古典建筑中大门的剪影造型”,采用中国红与印度金的辉煌色系加以文化传承:上院会所古旧的墙壁上,售楼处的接待处里,院子入口处大约十二米的湖面上,都同样以红色半透明材质整体呈现另类之门。如此整体、统一、创新的展示效果,才是现代符号与古典艺术的完美结合。